7月将尽 许多阳光

许多年后 依旧迟钝而善变的人 身在何方


咒语般的歌词 让自己确信般念了一遍一遍

如今听起来 却像是祈祷

凤凰稻城或是巴黎

伦敦科隆还是乌普萨拉

在世界地图上画好长好长的线

那些做梦都会很漫长的旅程

都只剩下自己黑色的眼睛


可笑不 命运竟然交换了角色

但记得吗 其实 当中关村大街上满是夕色的时候

影子们在面前交错 就能走好远好远

光合作用里 那本封面很干净的 穆斯林的葬礼

有好好地买下来么


还有许多许多个七月等在未来

草坪南边的第五盏路灯 和涂抹霞光 无人的长椅

明德的花露水 原来是玻璃瓶

我眼底青色的风景

你不会忘记

只是 树荫之下 蝉蜕了壳 然后飞去

我们又要去原谅谁呢

不如就这样吧 把时间偏执地停止

不会再提起

但至少 都还记得啊 

评论
热度(2)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