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晚6时的北京,这个巨大城市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某扇寻常的窗前。

薄暮时刻的苍浅余晖,已经悄然消散在夜色里。路灯在不被人察觉的时刻点起,橙黄色的一小团灯光,静静地守在树梢上,从长夜的开端,人声还不算零落的时刻,一直到万籁俱寂,连星星和月亮也回窝的黎明。

窗外的夜色里清晰地倒映着日光灯的模样,但望向虚空,自己的脸庞却是朦胧,正如自己正要面对的、毫无线索的未来。窗外天黑天明,神明分明是漫不经心,却又分秒不差地轮替着昼夜,于是不知不觉间,万物更始——在时间面前,从没有无解的难题,从没有不朽的奇迹。

极寒的深溟,宇宙的中心,这些与我身处同一秒的盛景,我都不曾目击,这双眼睛里倒映的世界,只是如此波澜不兴。但我明白,这停止的世界终要被打碎,但崭新的天地,又会是什么模样?我一无所知。在失望和期待中,我听不清自己的心音,只能将回答交给命运。

已知平淡无奇,未知诱人惊惧,而不确定,却将深深的不安打入心里,使人流着泪水,却难言悲伤,扬起嘴角,却难言欢喜。

For river. 我不愿说它的本义,致莉娃。更想说是致河流。因为时光之河上的落枫,一路随之东西,心情和命运摇摇晃晃,也总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安然地走进灯火里,而不是隔窗远眺,黯然离去。


青野GMAT加油。


评论(2)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