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里他抬着头,似乎永远都在仰望。一颗伟大的头脑,在咫尺之前永眠。后人毁誉,他皆默然相待,无悲无喜,任世界浮沉,硝烟落定,铁幕风吹去,而他依旧安坐如山地守望着。当分裂和狂热终于落入历史,人们才发现,他不是挥斥方遒的领袖,亦不是冲锋陷阵的战士,他只是个颠沛流离的学人,而这又多么令执笔之人钦佩且歆羡:毫厘之末的笔尖,却可以藏着改变世界的力量。他所以疾恨,乃是爱人类之深。“他可能有过许多敌人,但未必有一个私敌,”是黎塞留,也是他。愿他能继续赋予机器般宏大而轰鸣的世界一个反抗者的启迪。

评论
热度(3)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