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从来不喧哗

2014.1.22 (一年前的旧日记)

这一天,阳光慢煮着洋溢的下午,像一壶将沸未沸的茶。
行客总能品得好茶的。一窗席,一壶饮,七开斜阳,半方人生。
我不是嗜茶的人,如今却也背起躯壳,成了南南北北的行客。
而今天,我在常青的南国。

一壶岩笋,几块羊羹。嘴上零碎碎不停,视线随着阳光在字里行间跳跃——时间也在这不紧不慢的细嚼慢咽中流逝。
近来身体微恙。前些日子上手术台剜去小半块肉,正好在这冬暖的空气里,让创口也见见太阳,快些生长。虽是大寒,却也满是希望。
倚在窗边,阳光棉柔。像轻软的手掀起一张被子,将我从头至脚细致地裹住,却不令人觉得窒息。只看见温柔的光晕在视野的边缘泛起来,不假几时,几欲安然睡去。

世界大得不可思议,却难得一个角落让人可以毫无防备就沉入安眠。
小小的角落像是牧羊人栖息的草原、有白云,有海子,有永远的太阳,还有我的羊。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身迎朝云,目送夕霞。
—— 安然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幸好,这个冬天充满阳光。
问问天地那些关于命运的事情,等地球转到天荒地老,也没有带翅膀的使者飞进窗口捎来答案。
然而窗外却有日复一日的晴空,带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去的、洋溢的午后。
令人不禁去试着相信世界的善意——在阳光和死亡面前,没有成败贵贱。

那些少年哪里去了?那些哪怕醒着也在做英雄梦的少年哪里去了?
鼓角争鸣的幻想也褪了色,梦醒时分又站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风依旧在吹。而学校后面的小山,也显得那么难以征服。
——那些关于冒险的故事,都变成了岁月。
原来那些孩子都在等着一夕铩羽而归,不过是或早或晚罢了。颓唐的肩膀,潦倒地背着空无一物的行囊,踉跄着回到长亭,却发觉风发意气,惜别依依,都被荒草地掩埋。
心中的凛冽,可有谁知?

所以世界也是温柔,哪怕梦已散场,也会用阳光抱住你。
即便国王也夺不走、属于自己的角落。

时光荏苒,春意阑珊。人生的寒冷,也在未知命运的前方丝丝渗来。
我终不可能变成幼时梦见过的模样,比阿尔卑斯山要高。站在北京的街口,呼吸着世界上最喧嚣的空气,心中了然自己并不能清高濯濯,终也要西装革履,混入到这城市的背景里寻不出来,掩盖起生命的闪光,弯下腰去变得卑微而普通——这都决于我并没有那么优秀那么努力,不怨天不尤人。所以世界不言的命运,其实也无需谁来道破。

没有万众瞩目,也没有那么多的祝福。我祝愿那些耀眼的星,可对我来说,这普通的生命,也无比重要。
动一动手指,这就是我的生命,充满着只有我才知道的快乐与悲哀,充满着我爱的人和偶然拜访的路客。
世界的温柔尽在这阳光灿烂的此刻,我可以非常普通,而我也依旧可以在某个角落里安下心来沐浴太阳,在熙熙攘攘里拥抱我的爱。哪怕没有传奇,也有无数个值得留念的早安,无数热气氤氲的晚餐。

我知道,哪怕最终的命运依旧是融入尘嚣,我也会拥有这样一个、只属于我的角落。
有你有我,但这里的世界、从来不喧哗。一切因为爱,都是温柔的模样。
这就是、世界里普通不过之人渺小的梦想。

奉赤土之契,赞美世界之善良,祝祷崭新的时光。

                                       青野
                           2014.1.25 旧历新年前 
                                  于临海 小居

评论
热度(4)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