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

下午五点。

从工位上站起,慵懒地发觉自己退化成了一只无脊椎动物。

疲惫的身躯失去了内部的支点,简直要从头顶倾塌下来。挣扎着下楼,用所剩无几的精力推开分割两个世界的沉重玻璃门,便一个趔趄和冰冷的空气撞个满怀。


坐在办公室的远端,日光灯代替太阳悬在头顶,便丝毫觉察不到窗外天色的变化。而出了门,才发觉夜色不知何时已经渗透进空气里,天空堆积着层层叠叠的灰暗,纵使下一秒有雪花扑面,也并不令人惊奇。

薄暮的雾霭似是从人行道的砖缝中升腾而起,笼罩了整条大街,吞没了所有的街景,恍然错觉自己身处秋末荒凉的高地旷野,而非人间繁华之所。有些慌张地张望,唯见四下沆砀,一团白雾从眼前优哉游哉地晃了过去,若中有灵——这或许是狸猫弄人的法术、妖精宴会奇妙的前奏,想到这里,被冬装层层包裹的后背也恰到好处地冒出些许凉意来。

沿着路一步步向前,面前的道路从雾中延伸过来,若无其事地与我擦肩而过,又隐没在另一端的雾中,仿佛一条无源而又无尽的河流,从虚无中突兀地奔来,去往人类不可领悟的幻境。而我是踽踽独行的旅人,身后踏过的路面理所当然地化为乌有,前方的路途,亦不能为我所见。脚步越是匆忙,过去就越快消逝,无论珍惜与遗憾,都已经不能再回头,而夹在过去与未来夹缝之间的那一点现实,也在这一阵小跑中化作眼角边一掠而过的残影,不会在心中留下半点波澜。

然而,此刻的我甚至不能确定,前行的方向是否正通往心中的终点。无论溯洄还是顺游,在这吞没一切的雾中,都无从判断。我只知道天要黑了,周围的人都面无表情地涌向各自的方向,而我也必须找到去往容身之所的路——心被焦虑烘烤着,加快的步伐变得零乱,或许我就要到了,也或许,我正在急急地远离,谁知道呢?那些感慨命运颠沛、时运不济的失望和后悔永远属于未来的自己,这一秒的我,只需要知道自己正在努力地快步走,就能够撒谎般地安下心来——凭着天赋的理性,任谁也能看清着其中的荒谬可笑,分明当下已经如劣纸般轻薄,我却逐日倚靠着这份轻薄支持起未来大大的梦想和期望。

——可即便如此,我却依旧无法忍心对自己横加指责。


远处的摩肩接踵的摩天楼,在雾中沉默地流光,灯火融在模糊的空气里,朦胧而温暖,不由分说就将人包围。眼迷离,步渐缓,分明是北京最恶的雾霾天,分明是将晚的时刻,却不由得想要伫足。纵使身外的光芒不能驱散心中的重霭,但却在触手可及之处造一场梦境——在现实的图层上叠加滤镜,便是天堂的模样。

我分明知道这是虚幻的天堂,每一点光芒背后,都是一间通明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面坐着许多人,还正对着频幕敲打着键盘。他们依旧不知道窗外已经天黑,他们不知道今天的天空是什么样子,他们不知道外面是北风呼啸还是秋阳融融,他们只是埋头于工作,却依旧还有许多任务要做,所以他们恰好与此刻的我一样,需要光明。


听着自己的心生活,听着如此浪漫,没有绝对的勇气,却永远无法完成。

实习开始之后,我只知道,我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生活。

但我每每想要顺心而为,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歌者旅人,却总能想起身边人的冷笑和母亲异常担忧的脸庞:“那你以后吃什么?!”

因而胆怯,徘徊不前。

那么我的望见日出日落的怦然心动,都只是不属于我的奢侈?寻找灵魂的所在和生命的意义,都是多次一举?

人们殖产兴业,抵达文明的巅峰,却亦为产业所绑架。

人们构筑城市,为了追求自由,逃离荒野的法则,却落入了另一个陷阱。

不然……这吞没四方的雾霾怎会不请自来?


H公司就在J大街上,一条在林立的高楼中穿梭的大街。在这里望不到地平线,只要踏入,就陷入摩天楼架筑的围城里——360度的每一个方向,都有一栋摩天楼都以宽阔的地基和反光的玻璃钢外墙炫耀着所代表的上流与富裕。在我长大的小城里,人们还从未有见识过过这样气派的街区。我所能忆起的繁华,便是市中心广场边流光溢彩的店铺和喧嚣的人群。但在J大街上不一样,纵使冷清到只有风无聊地摇动默立的热带树,这里依然是财富的中央。

H公司的对面是一所中学,我不很明白在这寸土寸金的街区里,巨擘的怀抱下,为什么藏着一所中学。每天早上路过时,我总会习惯性地仰望教学楼上那些宽大的玻璃窗,透过去还隐约能望见黑板和墙上的字画——大概全国中学的教室,都布置得相似,因而也总能唤回远去的记忆。心里便为自己重新套上那一身蓝白的校服,在下课的时分藏在三三两两趴在栏杆边的孩子身后,偷偷望向这边的自己。

在那个时候,时间随着天空变着颜色,早晨对镜洗漱鼓起脸颊都会鼓起期待,晚上靠着枕头回想这一天还能够兴奋得夜不能寐。


如今去高考的那一年夏天,已经快要四年。

未来的志愿书再一次落到手中,我又该怎样提笔写下答案?



                                            青野

                                       2014.11.28



此刻的我,只能胡乱写下连自己也看不懂的心情。


评论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