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Legendary



【Stage】

当熟悉的音乐再一次不可思议地响起,我们是不是还能拨回时针,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再一次走进那个时刻。
——惺忪的灯光缓缓亮起,简单的光线里,还没有那么热烈的温度。在只有彼此作观众的舞台上,命运中注定相遇的我们,静默起立。手捧着鲜花微微笑,向着彼此的生命走去。


双手,在眼前握在一起。深吸气,屏住呼吸,好像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
在一切声音都如尘埃落地的世界里,却又听见时钟的齿轮向前转了一格。


告别的时刻,充斥着引擎的轰鸣,还有包围全身、久违的失重感。
天空直到上一刻还是分分秒秒的向往——可跃起的那一瞬,为什么开始起雾,为什么飘起小雨,为什么,开始留恋大地。


你是不是也曾晃晃悠悠地蹚过四季?
你是不是也看见风吹动了满塘的落叶,是不是也在蒲公英飘飞的原野上做过阳光般暖暖的梦?
你是不是还记得你的梦境是什么模样?


【Mirai】

我曾想过的未来,与今天可有半分相似的地方?
然而我忘了。当未来降临的那一刻,我就忘了自己曾躺在床上在天花板上望见的未来的模样。
——而本来,那些梦见的都是轮廓。我的眼睛捕捉起真实的色彩,将那些尚未成型的场景逐一填满。 

一幅天衣无缝的画,不会让我寻到草草打下的线稿。

哪怕许久以后某一天,它是那么重要,美好的梦是那么重要。


我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逗留——斑马线上熙熙攘攘,地铁疾驰叮叮当当,每走十步就遇上公车的小站,从天桥下来的人迎面涌来……任时间流逝。


世界喧嚣不言,只是冷冷暖暖地,填满了天地之间。


【Aki】

我像诗人那样卷起围巾,可我却不是一个诗人。

我的心间没有醉酒般的陶然或忧郁弥漫。


我像学者那样低头漫步,可我却不是一个学者。
我的头脑中家徒四壁,唇齿间别无长物。 


我像工作狂那样敲击键盘,可我却不是一个工作狂。
我的脸上没有那样的棱角和热情。


每一个早晨,对着盥洗室里宽大的镜子默立,与镜中的自己对视无语。

“今天也要加油。”默念。然而,像是一句谎言。


【Ragnarok】

我想生活的世界,不是这个样子,不是战场。
一开始的时候,不就是抱着“好像能做什么的样子”的心来的么?
我想真诚地对待每一个遇到的人,想要遇见各种各样美好的事情。尽管我偏执、傲慢、焦躁,可我也会微笑,也会满含泪水。
然而,这里是Ragnarok,这一切不重要。
抛开温柔和幻想,眼里只有更强的自己。
我知道,没有选择。


【Monster】

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你的心里,一定已经有一个答案。尽管它或许不是语言,不是形状,不是颜色,不是气味——只是那模模糊糊的一团潜意识。
可我,正是恐惧这魔物。
而我又多么想见见它。它长着我的脸庞,仿着我的模样,或许与我很像,或许又与我差距万里。他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另一种存在……我多么想潜进你的心里。


可用语言来构造一个人,又是多么不自量力呢。
那些表露在外的血肉和心底里随着微弱电流流过的小心思,你又怎能用语言还原他们的本貌?
所以,若不情愿,不要说罢,就让我住在你的心底。


【Feather】

文字是凤凰的羽毛。展翅翱翔,敛翼华装。

只要心是自由的,文字就能去任何地方,无论渊溟、原野、城町、沙漠。
我挚爱于此,可是我也并不是作家。

我只是忠实地写我的故事,nothing legendary,一个普通人的故事。

迷迷糊糊望着,深深浅浅走着,晃晃悠悠想着,哭哭笑笑爱着。


评论
热度(2)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