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汀



by 青野


太阳落下的时候,风从远方的山谷里来。夕空中,降落下未融积雪的寒意。
春潮伴雨,淅淅沥沥。却不料两场雨后,衬衫显单薄。

我又回到了那条长椅上,占领一个角落,面对天空。
高高的白杨,在风中优雅地舞蹈,之上的天空,渗出淡淡的蓝。这是今天白日最后一个小时——阴云业已散去,天空像是未醒,纯静如同初生。极远处的微蓝,也被夕光稀释得,几乎没有了颜色。
没有浮云,没有飞鸟,天空,空着。
长椅的另一端,也是空着。

草坪,青色。夕阳,橙黄。在将尽的白昼,色彩变得浓重,如同宴会临散时高扬的余欢。路旁的咖啡店里,透过玻璃门飘来甜咖啡和吐司的味道,也是一样浓浓地,琥珀一般包裹了时光。
这一刻,不在乎秒针是在赶路,还是偷懒。我坐在长椅上,却成了世界永恒的一部分。心中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无论面前是燕雀零落,还是人潮滂滂。刹那,却是无数时间过去,回过神来,自己已化作一棵老树,身上布满交错的藤蔓。心中了然的故事,就成了风里的叶语与呼吸。

手中的书,又翻过一页。读过的文字,被圈圈线线捆绑,未读的页面,干干净净。
我是个琐碎的人,总是给简单的时光,做下太多自以为是的注解。
当了许多年的学生,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都想要知道答案。
而这一刻,却从枷锁中解脱。
无关悲喜,无关好恶,我不关心未解的谜语,连思考的回路也切断,成为一个忠实的观察者,用眼睛记录着时光和时光里的人。

长椅的另一端,空空如也。
我知道这里,不会有人来。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而我却成了一棵默不作声的树。
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树皮。
说着违心的话,撒着善良的谎,故作见外地待人接物。
树皮越来越厚,树心越藏越深。
可惜浅缘交织的世界里,谁能够那么勇敢地拆穿你的虚伪。

春秋明晦,年年往复。
独望夕阳,遂成常理。
我真的超然了吗?
最初遥望夕阳,是为了等待。
却等来一场落寞。
而至今,心中最隐秘的角落里,那个自己不也是在等待么?
长椅的那端,何时才能不再空白?
缺席的故事,何时才能摇摇归来?
山河遥远,命运不羁,只愿年岁不我欺。

夜幕终于降临,身上的暖意殆尽,我于是起身,慢慢地向回走去。
回头望空空的长椅,刚想要蹙眉而悲,不由自主又如往常般微笑起来,若无其事地转身走进灯火里。
我已远去,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留意到,我曾经在这把长椅上,度过了这个恍惚的白昼里,最后的光阴。

评论
热度(3)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