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

中秋,故乡有雨,山云绵绵。最是归属感之深,最是离别之不舍。


我愿意不厌其烦地道尽归期,就像情侣之间不胜琐碎的情话告白。我想在在阴天刮风的后山坐上半晌,仿佛年幼的我那般不知未来的世界之远,只知道大雨将至,却不紧不慢。我想在秋夜将至的傍晚爬上屋顶,彤烈的沉云和冰冷的星海,排列成不可思议的文字,在我孤独的观测下,昭示着不为人知的真理。


我以为我会在这座小城里慢慢长大,长大到可以开车、可以喝酒、可以用方言在路边大声还价、可以与爱人共度熟悉的春秋,就像我们的父母辈一样,这一辈子不虞吃穿,也去过许多的地方,可终究是小城的人。但我不是,于是我生活在这无人所知晓的挣扎中。对于上海,我太过犹豫;对于故乡,我又过于决绝。我弄丢了一座又一座城、北京和伦敦终没有为我停留,这些年的奔忙和狼狈大多都化作了上海清晨与深夜的匆匆流光,却又仿佛沉入渊溟,不属于任何地方。


中秋的故乡断续下了三天的雨,在我将离开时,雨又倏忽变得豆大,我想今晚在家或许看不到月亮,而我又要回去上海了。故乡似是不挽留,却又淅沥不舍,这番光景真令人熟悉到心痛。我的未来还会与此间重逢么?我不知道,相信冥冥有数,不必为注定的相逢和错过忧虑。但我知道的是,那些纯粹的异乡人所不屑一顾的街景,是终归不会在我无动于衷的。若有一日我的躯体将要腐败,也希望能够归于此地,而魂魄也将化作山鬼野狸,呼啸山间,然后找到一位无忧而无知的少年,将世间所有的牵挂与思念都画作逢魔时天幕上的魔法,送他远行,迎他来归。


那么多年,这么易事,唯有秋来九月是注定的离别。这条漫漫的路,飞鸟往来,何处为安,何处结庐。



评论(2)
热度(7)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