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尽头的餐馆,时间与众星同归于深邃的螺旋,然后若纷扬若一颗平凡星球的入夜时分、空寂的街道,一场没有证人的落雪。
今夜,也是昨夜;今夕,亦是往昔。
客人们穿过亿万光年的长夜而来,若有二三客还怀着些许郁结,一杯茶就可以解决他们大半的问题。若还不够,那只要再加一个靠窗的位置,一个雪日专用的暖炉。
Time is an illusion, and so is the universe, life and everything. But the feeling can be true.
我们相爱,相妒忌,相憎恶,思维中最短的回路便使我们比宇宙中任何一座星系都要伟大。而本被赋予如此淋漓尽致的天赋的我们,却总是屈从于细枝末节,迫使自己去模仿一块天外的石头,只求无比精确地击中地上预定的点。
曾听到不知哪个前辈说,“等我有钱了,就去学物理”
我想我不会很有钱,也没有一颗学物理的脑子,但我也很想创造出自己的这一句话。
当宇宙走到尽头,我们都很平等,都很平凡,我们的努力都会白费。只有心上的烟火,某些阳光半斜的下午,将我们寂静地分开,寂静地融合。

#The Deep Night#

评论
热度(5)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