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ing the time through the misty corridor
故乡初晴时,不似人间任何的远方,只有记忆深邃中泛起的凛凛回音,荡漾开去,幻化成天地、夕光和万物。
草木犹青,缓缓而归,远山近景,相道无恙。想要描摹故乡的模样,却总是沉醉风中、欲辨忘言。或许所谓狐死首丘,正是一种难以名状,却无可辩驳的信仰。朝暮的人与永恒的土地,便这样朴实地契约。
18岁往后踏过的千山万水,正赋予了故乡以最饱满淋漓的含义。纵然世界之大,妙笔生花,魏晋之后,翩翩然又是百代星移斗转,也唯唏嘘一声,功名余事,不足为外人道也。
这是你最深的城。

评论
热度(1)

© 青野 | Powered by LOFTER